天堂の小惡魔

发色是黄黑,瞳色是红蓝,灵魂是日月,历经三世,只是老乡╰_╯你叫我怎么相信爱情!

明朝年代记事

朱元璋建明]
元至正二十八年(公元 
1368年)正月初四,朱元璋于应天(今南京)即皇帝位,定国号为“大明”,建元洪武,立马氏为皇后,朱标为太子,设官分职。至此,明王朝正式建立。
[建文改制]

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闰五月初十,明太祖朱元璋去世。朱元漳在位31年,死时刀岁,同月十六日葬于孝陵,溢号高皇帝,庙号太祖。同日,皇太孙朱允文即帝位,以第二年(公元1399年)为建文元年。
[靖难之役]
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七月,当建文帝准备肖U夺燕王时,燕王朱棣便举兵反叛。明建文四年(公元 1402年)六月,燕军攻入京城,燕王朱棣即皇帝位,是为明成祖文皇帝,改元永乐。
[迁都北京]
北京宫殿、郊庙的大规模营建开始于永乐十四年(公元1416年),历经四年完成。永乐十九年(公元 1421年)正月初一迁都基本完成,十一日大祀南郊,十五日大赦天下。从此,北京就成了明王朝的都城。
[郑和下西洋]

明成祖朱棣即位后,为了巩固海内,耀威异邦,抚剿逃亡海外的臣民,获取异国珍宝奇货,从永乐三年(公元1405年)六月起派郑和几次下西洋。
[永乐北征]
永乐年间,明成祖五次率兵亲征,打击居于漠北的蒙古贵族对内地的侵扰和破坏,这就是明成祖远征漠北之战。 
[永乐大帝去世]
明永乐二十二年(公元 1424年)同年七月十八日,成祖回师至榆木川(今内蒙乌珠穆沁东南)时,因病去世。
[仁宣之治]
朱棣去世后,太子朱高炽即帝位,改元洪熙,是为仁宗。
  朱高炽经历了坎坷的道路才得以继承大统。他生于洪武十一年(公元 1378年),为朱棣的嫡长子,洪武二十八年(公元 1395年)被明太祖朱元漳册封为燕世子。宣德元年(公元 1426年)八月初一,朱高煦乘北京地震之机,在乐安(今山东广饶东北)举兵造反。明宣宗亲率大军征伐,很快将其击溃,并把他囚禁入狱,后杀之。
[明英宗即位]
宣德十年(公元1435年)正月初三,明宣宗朱瞻基去世,大学士杨士奇、杨荣等拥朱祁镇为帝,即为英宗。
[土木堡之变]
正统十四年(公元 1449年七月,也先分东、西、中三路大军攻打中原,北疆告急。
[于谦保卫北京]
也先大兵逼近北京城,势不可 
挡,明朝廷惶惶不安,有大臣提出南迂都城。兵部侍郎于谦极力反对迁都,要求坚守京师,并诏令各地武装力量勤王救驾。随后,调河南、山东等地军队进京防卫,于谦主持调通州仓库的粮食入京,京师兵

精粮足,人心稍安。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十月初六,也先挟持英宗入犯北京,京城告急,北京保卫战开始。
[夺门之变]

也先率领瓦刺军在北京城下惨遭失败后,贼野心勃勃地企图卷土重来。景泰元年(公元1450年),也先又开始与明朝展开激战,都被明朝军队挫败。军事上的屡次败退导致也先进犯明朝的实力大大减弱,加上明朝已另立皇帝,挟持英宗已失去了当初的意义。也先于是改变对明朝的策略,送回英宗,与明朝议和。
  景泰元年(公元1450年)八月十五日,英宗返回北京,做了太上皇。
景泰八年(公元1457年)正月,朱祁镇正式复位,改年号为天顺。朱祁镇命徐有贞掌管机务,第二天加封其为兵部尚书,将于谦、王文等逮捕入狱,全部杀害。二十一日,明英宗宣布改景泰八年为天顺元年,封石亨为忠国公。朱祁镇复辟帝位终于成功。历史上称这件事为“夺门之变”。

【鸣佐/面恰】缩影(3)

好久不见,感谢还在坑里蹲的小伙伴!
#强行HE系列#

恰拉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睡在身边的面码早已不见人影。'糟糕!'恰拉暗暗懊恼,相比三个月的漂泊,这儿实在有些太过安逸了。他迅速撑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身边整齐地叠放着一套衣服,上面还放着一张白色的纸片。他连忙拿过来看,是面码留的。
“衣服不介意的话就先穿我的吧。早饭冷了记得热啊我说!
我在后山早训。”
恰拉送了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他又把纸片细细地看了一边,'这个人,其实挺温柔的。'他想。

恰拉收拾停当后,并没有着急着去后山,他回到卧室里,坐到书桌前,在凌乱的卷轴里一点点地寻找自己所需要的信息。他昨晚委婉地问面码是否能借他桌上那些卷轴观摩,对方耸耸肩,示意他随意,并表示不够还有。他的仇人里应该有感知系的忍者,他和哥哥躲在后山中都被发现了,他在混乱中被一脚踢中后背,栽倒河里,多亏哥哥死死拖住那些人,他才顺着水流,堪堪留下一命,而哥哥,恐怕已经…
报仇!他想,一定要报仇!面码的出现让他觉得他心底渴求之事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

“面码!”正当面码和李洛克的仿制机器人过招过的正激烈时,旁边同样印着“made in Orochimaru(蛇叔)”的井野号机器人开口了,“香磷姐说有带着杀意的忍者向家里去了。”
“……我知道了。”面码一个闪身,躲过李的一拳,随后迅速招架下带着风声的一腿,利落的关上开关。“麻烦你了。”话音未落,人已飞快地向小屋赶去。

“咚咚!”恰拉听到敲门声立刻跑去开门,“你回来了啊!早训还……”他并没有问完,因为门口站着的,并不是面码,而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这个大汉他见过,在那群杀他全家的人里。
对方看到他也略微惊讶了一下,随机在他惊恐的眼神中露出一脸狰狞的笑容,他马上抬手,抵住恰拉试图关上的门,“真是的来全部费工夫,你说,对吗?小~鬼~”
恰拉的力气远不及这个忍者,甚至连手都被木门磨破了却依旧阻拦不了来人的入侵,他旋即回身,跌跌撞撞地向里屋跑去,对方似乎意识到这个屋子只有他一个人又或是觉得这里只是一个不足畏惧的平常人家,竟生出一种猫捉老鼠的心态,关上大门,一步一步向他逼近。
恰拉躲进卧房的角落里,再无可退,他颤抖着身体入侵者手里把玩着的苦无闪过一丝光亮,那一定和杀他家人时一样锋利。


“话说,大蛇丸大人。”兜推了推眼镜,“已经没有库存的试验体了……”
“啧,该死的保护法。”

注:文中蛇叔制机器人的脑洞来源于动画机器人鸣人。

【鸣佐/面恰】缩影

原著向

面麻儿子设定

#强行HE系列#


【02】

 

“砰!”

开门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从门的哀号声来听,开门的人用的力道一定不算小。恰拉还来不及弄清楚状况,就被面麻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扣上了面具。

“……”‘你要是塞个盾牌我还能理解……’

“欢迎回来,香磷姐。”面麻立刻扯出笑容道。

“我回来了,不过,小鬼,你……”香磷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见一束玫瑰出现在了眼前。“这位美丽小姐,请收下我的玫瑰,我永远是站在你这边的~”

‘所以……这是被动技能嘛我说……’面麻抽了抽嘴角,默默地收回拿着面具的手。

“哈?”香磷推了推眼镜,仔细看了看恰拉,“佐……佐助?”‘不,他和佐助的查克拉感觉不一样,而且……’香磷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脑袋的恰拉,‘这该不会又是佐助的儿子吧……’香磷觉得一定是她开门的方式不对。

 

好不容易解释清楚整个事件并一再强调和我老爹真的没关系,我爹真的只有我一个儿子的面麻,带着装备了被动勾搭漂亮妹子的技能的恰拉和谐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面麻住的地方离水月香磷家并不算远,在香磷的感知范围之内,为了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很普通的小宅,宅前是几亩番茄田和一个被打扫得十分干净的墓碑。

‘宇智波鼬。’恰拉默默的念出墓碑上的名字,‘那一定是十分重要的人。’他心想。

小宅内部的设施倒是一应俱全,该有的不该有的都有了。

“你要是不介意就和我一起睡好了。”面麻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卧室的房门。

一张足够两个人睡的床,一个柜子,一张摆满了凌乱的卷轴的桌子。

恰拉摇摇头,表示并不介意。他好奇的扫了一眼桌上的卷轴——都是些忍者们十分想要获得的东西,甚至,还有他从村子里很老很老的前辈那里才听到零星半点的东西,居然就这样被主人随意的放置在在这里。

恰拉重新打量着帮他找衣服的面麻,面具下的脸十分的俊俏,虽然没有他自己的俊俏。脸上的六道猫须十分显眼,恰拉猜测这或许是少年外出时习惯性带面具的原因。因为,在恰拉很小的时候,曾见到过同样的印记,在昂扬的金发之下。那个人帮他们的村子解决了燃眉之急,当时,那个传言中的火影村七代目,还并没有上任。只是,那人散发出的那种阳光的,一往无前的性格魅力,见过,就恐怕难以忘怀吧。他们是什么关系?当然也可能完全没有关系,就像他们说他长得很像面麻的老爹佐助一样。完全只是一个巧合。

“你在想什么呢我说。”面麻把衣服塞给他,“又饿了吗?”

“呃,不。”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恰拉连忙回过神来,神色略微有些尴尬,面麻也在意,从包里拿出几盒三色丸子,又对他说,“浴室在左手边第二间。”

 

“你在干什么?”洗完澡的恰拉身上还冒着热气,他有些疑惑地看着面麻把那几盒丸子都供在一张相片面前发呆。相片上的男人笑的一脸温和,他有一双很美的眼睛。

“因为,老爹说,舅舅的伙食绝对不能比小叔公的差。”面麻一本正经的回答。

【TBC】

PS:首先感想亲们对【01】的喜欢。( # ▽ # )

然后,这文不会坑的,说好的要HE。<( ̄▽ ̄)> 

然后的然后。周末日更,暂时应该会维持这种状况。╰( ̄▽ ̄)╮

【鸣佐/面恰】缩影

原著向。

面麻儿子设定。

#我不管,就是要HE##强行也要HE#


【01】


“嗨,这位小姐,请收下我的玫瑰,我永远是站在你这边的~”

“这位小姐……”路边的少年对着往来的女性热情地发放这玫瑰,少年有着一副俊俏的皮相,同龄的少女羞怯地收下,年长些的则多半调笑着‘姐姐等你长大’一边也收下娇嫩的花。


随着太阳渐渐西沉,过往的人也越来越少,少年静静地坐在河边,望着夕阳的余晖。多余的花略显散乱的被放在一边。

“你还要跟到什么时候?”少年最终决定先开口。那人看上去应该是个不错的忍者,但是,居然这么明目张胆,那个查克拉简直就是在告诉他‘我就是跟了你一个下午。’

少年的身后出现了另一个黑发的少年,戴着一张狐狸脸的面具。两个少年的发型十分相像,若不是截然不同的气场,真的会有一种摘下面具就会看到自己的惊悚感。

“我饿了。”相顾沉默了一会,少年开口道。狐狸脸有些始料未及的呆愣了一下,然后从背后的包裹中拿出一个食盒递给他。

“多谢。”少年接过食盒,打开。四个微凉的木鱼饭团,真丰盛,少年心想。他吃得慢,似乎是在享受着露营的时光。狐狸脸也不着急,静静地等他吃完,又递上一个红透了的果实,不得不说,少年的确很喜欢这种对现在的他而言十分奢侈的东西。

“你是谁?”等他享用完最后一口番茄,狐狸脸开口问道。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跟了我一个下午……就为了请我吃饭么……’“问别人的名字之前,首先应该报上自己的名字吧。”

“……”狐狸脸沉默了一下,被面具阻隔的声音略显低沉,“面麻。”

‘干笋?能吃么……’少年默默的吐了槽,“我叫恰拉。”

“恰拉?”面麻重复了一遍,“你的父母呢?”

恰拉觉得这氛围有些奇怪,他们两个都不过是十一二岁的孩子,对方却给他一种好心的大哥哥在关心走失的小朋友的错觉,恰拉晃了晃神,“都死了,三个月前。”

“……抱歉。”面麻一时间找不到措辞。

恰拉摇了摇头,“倒是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你长得很像我一个很重要的人,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我多虑了。”面麻顿了顿,还是问道,“你……有地方去吗?现在。”

恰拉勾了勾嘴角,又摇了摇头。

“那不如去我那里吧。”面麻快速接道。

恰拉认真的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少年,又看了看手中的空食盒,点了点头。


“所以……他真的不是佐助的儿子或者是弟弟?”水月看着几乎和佐助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恰拉这样问面麻。

“我本来以为是,可是事实证明,我爹就我一个儿子!”

【TBC】

关于结局

感觉结局已经不止是cp的问题了。

就单说忙于公务疏于对孩子缺少关怀的鸣人和留下孩子去流浪的佐助,这就不是我追了六百九十八话的他们。

鸣人,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答应过父母要好好吃饭,你还记不记得你答应妈妈要娶一个和她一样的女(男nan)孩子,你还记不记得那个你思念的少年,你还记不记得那个情愿做笨蛋的少年。你终究还是没有把他留下来。

佐助,你还记不记得你所珍视的家人的那种情感,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想要改变世界的决心和勇气,你还记不记得那个要把你带回木叶的少年,你还记得不得那个会不由自主的救一个讨厌的人的少年。你终究还是没有被他带回去。

这是一种梦想归于现实的悲哀。

目前不会有感觉比火影还悲剧的结局了。
入坑七年了,不长不短。

感谢岸本创造了两个曾经那么执着于梦想,相信我能改变世界的少年。